永杜律师事务所 房产律师 刑事辩护律师 外商投资律师 咨询400-6800148 公司股权 法律顾问 国际贸易及仲裁
  中文版  English     Japan
滚动新闻:
首页 >> 滚动新闻 滚动新闻
☆北京市披露41起拆迁腐败案八成是“内鬼”

北京市披露41起拆迁腐败案八成是“内鬼”

 

什刹海管理所原所长张吉春的“赌资”,大部分来自拆迁款

    旧房变新楼,旧貌换新颜。城市拆迁是一个城市展示新颜的重要一步,然而,拆迁中的职务犯罪,却让城市建设染上污点。前不久,北京市检察机关在对近年来查办的房屋拆迁领域中的41起职务犯罪典型案例进行梳理的基础上,发布了令人触目惊心的数据:职务犯罪渗透在拆迁的各个环节中,85%的拆迁“蛀虫”是房管局“内鬼”或负责拆迁人员,全部案件中三分之一是集体腐败,最大窝案涉及了16人!

拆迁款成了一些人眼中的唐僧肉

案例一:北京市西城区房屋土地经营管理中心什刹海管理所原所长张吉春“一赌成名”,他在澳门最多时一次就输掉300余万元。张吉春因贪污公款730万元、受贿29.9万元,2009年9月被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张吉春的“赌资”,很大一部分来自拆迁款。2006年9月,他为偿还赌债,指使财务人员将本单位公款200万元转入以董某名义开立的银行账户内,财务人员便将在办理拆迁补偿过程中以被拆迁人王某名义获取的补偿款中的200万元转入董某账户。同时,他还与人共谋,将在办理拆迁补偿过程中以被拆迁人名义获取的补偿款中的57.2万元侵吞,其中他获赃款15万元。2008年1月,在张吉春的要求下,财务人员又将在办理拆迁补偿过程中以被拆迁人名义获取的补偿款中的50万元转入张吉春的个人银行账户。

    在什刹海房管所中,除了张吉春外,还有4名工作人员也因犯罪获刑。其中什刹海房管所原副所长王振池因犯受贿罪和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工作人员刘玉鸿和博某、陈某,分别被法院以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至缓刑不等。

案例二:高桂全,曾任北京市朝阳区常营乡副乡长,分管拆迁工作,有“拆迁乡长”之称。2005年11月到2006年1月,朝阳区金生铸件厂法人代表李长金送给高桂全35万元,高桂全则在拆迁补偿中将该厂一分为四,分开计算,补偿款达959万元。这一数字远远高过将该厂厂房统一计算的额度。

    高桂全收受北京鑫豪日盛商贸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张秋海(化名)的贿赂最多,高达123.5万元。在解释为什么行贿高桂全时,“做拆迁协调工作”的张秋海交代说,给钱是因为有些拆迁户要求高,需要高桂全多做些工作。

    案例三:北京市石景山区八宝山农工商联合公司原经理张礼也同样盯上了拆迁款。2004年3月,中远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远洋山水”项目一期拆迁征地工作遇到困难,于是请农工商联合公司负责协调,并答应给被征地的个人和企业421万元。张礼得知此事后,要求开300万元的支票,剩下的支付现金。在筹集到100万元现金后,中远公司派人将钱给张礼送过去。张礼先后侵吞该公司的拆迁补偿款及工程款330余万元,收取贿赂330余万元。

    “合纵连横”般的内外勾结

    经过对41起典型案件进行分析后,检察官发现,从发案环节而言,拆迁流程环环涉案,尤其是与确权相关的环节发案明显,拆迁俨然成了一块“大蛋糕”,不仅大权在握的“一把手”倚仗权力直接切分,还有一大批拆迁一线工作人员运用手中的小小业务处置权,通过测量尺子的拉伸多算测量面积等手段分上一杯羹。

    在北京市大兴区某镇魏某渎职案中,魏某在负责五环路四期和绿化带拆迁补偿审批工作中,未经严格审查,即批准对申请人在拆迁范围内所有不符合拆迁补偿标准的房屋给予补偿,给国家造成损失46万余元。

    2006年6月,北京崇远物美商业有限公司工作人员与负责前门地区拆迁工作的拆迁公司负责人共谋,骗取前门东片地区解危排险工程补偿款、补助费及生活特困补助共计233万余元。2006年7月,在验收北桥湾18号院房屋过程中,该公司相关人员为感谢当时担任前门拆除封堵工作副总指挥的原北京市崇文区(已与东城区合并,成立新的东城区)房管中心前门分中心副主任张某在验房中“提供方便”,给予张某“好处费”5万元。该案涉案人员还包括拆迁公司、地产评估公司、计委等工作人员。

专题栏目
业务领域
版权 | 免责声明 | 隐私保护 | 友情链接
京ICP备57683458号 Copy Rights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